SooPAT | 分析 | 新世界 | 法规 | 图书 | 网址导航 | 更多 登陆
  当前位置:SooPAT知识产权图书推荐 > 知识产权法规 > 商标

天下商标(特惠品)

丛 书 名:磨铁图书系列
著 译 者:邱成佑 著
出版日期:2008-09-01 ISBN:9787505724396
出 版 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页    数:268 字 数:300000
市 场 价: ¥25.80
目录
用户评价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书摘
目录:
第一章 血染古驿道
第二章 县衙主簿
第三章 雾罩麻布城
第四章 唐府惊变
第五章 玩弄官府
第六章 生死难料
第七章 独闯双河镇
第八章 钉封文书失踪
第九章 官商斗法
第十章 高家有女
第十一章 双河镇庙会
第十二章 龚家女子
第十三章 老江湖出马
第十四章 真假商标
第十五章 风波又起
第十六章 铁假面
第十七章 打更匠
第十八章 兴隆布庄
第十九章 真假混合
第二十章 袍哥县官
第二十一章 姑嫂同心
第二十二章 龙头大爷
第二十三章 龚家大院
第二十四章 东山再起
第二十五章 风云际会
第二十六章 祸起萧墙
第二十七章 金鹅麻布四大家
第二十八章 袍哥码头
第二十九章 山城奇遇
第三十章 归途遇险
第三十一章 土匪县长
第三十二章 穿衣童
第三十三章 桃林邂逅
第三十四章 又回唐府
第三十五章 林家兄弟
第三十六章 圣灯寺之谜
第三十七章 “织女”归宿
显示全部内容
用户评价:
清末民初中国最大的商标血案,宁氏三姐妹极力推崇的一个国际品牌背后的故事。
  国民政府的第一个纺织品商标导致一连串血案,宣统皇帝的最后一道密旨引发一场政治风暴。
显示全部内容
内容简介:
辛亥革命后的一天,前清遗老唐宗鉴带着刚刚注册的织女牌商标和宣统皇帝的最后一道密旨匆匆离京回乡。在快要回到老家金鹅城的时候,唐宗鉴遭到一批歹徒的袭击,织女牌商标被抢,唐宗鉴只吐了一个“林”字就咽了气,留下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悬案。
  织女牌商标为中国第一个正式注册的纺织品商标,一露面便引起多方人物觊觎。顿时,红黑道人物汇集金鹅城,袍哥、同盟会、官府、民间豪杰、军阀、土匪、编织世家纷纷登场,把县城搅得乌烟瘴气,致使金鹅城五易知县。
  唐宗鉴的嗣子唐际洲历经磨难,弄清真相,找回了织女牌商标。待织女牌纺织品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金奖,成为一个国际名牌时,唐际洲回首来路,艰辛毕现。一个商标的成功,耗去了多少人的红颜青春!
显示全部内容
作者简介:
邱成佐,1949年生,四川省隆昌县桂花井乡人。已经出版长篇小说《刘备皇帝》《郑成功》《县长之家》《唐僧传》《祈嗣坛》《天下牌坊》等二十四部,共计五百余万字;发表中篇小说《野斋王国风云录》《自由市场进行曲》《五味俱全》等十五部。
显示全部内容
书摘:
第一章 血染古驿道
  这是武昌辛亥起义的枪声刚刚平息、大清宣统皇帝已经退位后的一个夜晚。
  京城一条不起眼的小胡同里,吱呀一声,一道门悄然打开了,门里走出四个人来。最前面那人便是前清五品官员吏部掌印郎中唐宗鉴,他身后是管家唐运良,再后面是两个挑着东西的家丁。
  唐宗鉴双手紧紧抱着一个精致的红漆匣子,那匣子红中带亮,亮中生光。他东张西望一阵,终于轻轻地向前迈出了脚步。身后的大门又轻轻地关上了。
  只走了几丈远,唐宗鉴忽然站住不走了。
  管家唐运良以为他走累了,就上前指着那个红匣子,对他说:“老爷,你累了,这东西我来拿吧!”
  唐宗鉴警惕地看了管家一眼,双手把那红匣子抱得更紧了,且本能地后退了半步,连声说:“不,不,我自己拿!”
  唐运良不再说话,他知道那匣子里一定装着非常重要的东西。他只是有些奇怪:跟随老爷这么多年,咋就从未见过这个红匣子呢?他忍不住偷偷地看了那个红匣子几眼,才小声说:“老爷,我们走吧!”
  唐宗鉴却说:“今晚不走了,我们回去吧!”
  唐运良不由得一惊:“老爷,怎么不走了呢?”
  唐宗鉴将嘴附在管家的耳边说:“好像有人在暗中跟踪我们。我们得白天走。”
  唐运良左右瞧瞧,没看见什么,但他只得听从主人的吩咐,跟着主人往回走。
  一行四人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古老的院落里。唐宗鉴进了书房,关好门,坐下来,将那个红匣子仔细观赏了好一会儿,又揣进怀里。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慢慢铺开纸,提起笔,认真写了起来。
  唐运良站在窗外,他不时看看屋里的老爷,也不知道老爷在写什么。但他不能睡,他得为老爷的安危着想。唐宗鉴书房里的灯一直亮到天亮。唐运良在窗外也一直站到天亮。
  天亮了。唐宗鉴又领着三人走出四合院大门,走几步,他又回首朝那古朴的大门投以多情的一瞥,两颗生硬的泪珠滚落下来。主仆四人走了,带着无限的眷恋与惆怅走了。
  唐宗鉴在京城为官十几年,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他在官场中只有勉强地哭和勉强地笑,但他逢上了一个血泪潸流的年代,他不得不离开这个四合院了。前清的遗老遗少们死的死,逃的逃,大都离开了京城,他本该早些日子离京的,因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才将离京返乡的日子拖到了今天。现在事情办完了,他可以毫无遗憾地回家了。
  古老的北京城在苍茫晨色中迎来了崭新的一天。晨风从寂寞的街道上缓缓吹过,卷走地上的纸屑与尘埃,卷走混沌,卷走夜色的虚无与眷恋,卷走行人黯然的神伤与叹息。大街小巷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雾气丰满了都市的轮廓,庄严神圣的千古帝王都正在融融晨曦中做着一个激动人心的春梦。
  走过几条街道,在邮局前,唐宗鉴停住了脚步,他叫三人在外面等候,自己则走进了邮局。三人在外面等了好久好久,唐宗鉴终手出来了,他依然双手紧紧地抱着那个红匣子。
  唐运良忍不住,悄声问那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唐宗鉴摇头不答。
  一行四人行走在回乡的路上。天空中飘洒着密柔柔的雨,冬季的寒凉在细雨的呻吟中升腾起来。唐宗鉴将那个红匣子藏在了贴身的衣袋里,他身边的三个人都不时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思忖着那个红匣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是吏部的大印,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或许是皇帝的玉玺?
  一路上,唐宗鉴总是忧忧郁郁的,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笑容,只是不时低声吟哦着一首古曲:“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躅。伤心秦汉径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饥餐渴饮,晓行夜宿,过多少崇山峻岭,看多少古庙凉亭。冬去春来,春老夏至,不知不觉就走了四个多月,眨眼之间,已是盛夏来临。
  离家越来越近了,他们踏上了成渝古驿道。
  唐运良请了一乘滑竿,抬着唐宗鉴往前走。滑竿摇摇闪闪,闪闪摇摇,一行人走得轻松愉快。
  近乡情更怯。三国时,这路叫牦牛道,牦牛驮过诸葛亮的几多粮草;隋唐时,这路叫清溪道,路上有过隋唐使者的南来北往;宋元时,这路叫五尺路,路上有过宋元兵马的衔枚疾走;明清时,这路叫东川路,路上曾匆匆走过明清官吏的绿呢大轿!曲曲折折的古驿道像一条死蛇,蜿蜒伸进了川南重镇金鹅县城。
  暮色四合,血红的黄昏已不知去向。离金鹅县城只有五里路了,他们走进了一片森林,这森林小地名唤做松林坡。森林里半明半暗,唐宗鉴的脸色却开朗起来,正准备吩咐稍事休息,突闻两声清脆的枪响,两个抬滑竿的脚夫应声倒地,他自己则从滑竿里滚了出来。
  唐运良手疾眼快,飞快地跑过去掩护唐宗鉴。又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唐运良的右手。七个蒙面人冲出来,有的拿刀,有的执枪,那些人也不做声,直奔滑竿。
  两个家丁吓得乱跑,被乱枪打死。唐运良挨了几闷棒,当即昏了过去。一个青衣蒙面人冲过去,在唐宗鉴身上使劲戳了几刀,在其身上迅速搜索,很快就搜出了那个红匣子。他将红匣子藏在身上,闪电般隐进了森林之中。土匪们眨眼之间不见了。
  唐运良醒来,听见了主人的呻吟,原来主人还没死。唐运良忍住痛慢慢爬过去,轻轻抱起主人的头,大声呼救:“救命呀,有土匪杀人啦!”
  不一会儿,一群手执棍棒的人呐喊着冲进了森林里,他们是唐府的家丁,领头的是护院李雄飞。李雄飞是奉了夫人唐高氏之命前来接老爷回家的。夫人知道老爷今天抵家,因天已近晚尚不见老爷回来,她怕出意外,就叫李雄飞带了人前来接应,但还是来迟了一步。一切都平静了,森林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地上摆着四具尸体:两个家丁和两个抬滑竿的脚夫。
  天已经全黑了。唐运良虽受了伤,但还能让家丁们扶着行走。李雄飞背着奄奄一息的唐宗鉴回到了县城。唐高氏迈着小脚走过来,见丈夫浑身是血,她跪在丈夫的面前,抚摸着丈夫冰凉的手背,放声大哭起来。唐宗鉴以手指心,口中进出一个字:“林……”后面的字还没有吐出来就断气了。唐府里响起了惊心动魄的痛哭声。
  唐高氏忍住悲痛,一面料理丈夫的后事,一面叫管家唐运良去县衙报案。唐运良来到县衙,此时正值辛亥起义余波之后,金鹅县也宣布独立,拥护起义,并成立了县都军府,一片混乱,没有真正的县官。县衙里主事的是主簿曾其知。曾其知是昨天才从省城来到金鹅县的,他持省督军府信函,奉命来这里任主簿,主簿之职相当于副知县。
  唐运良报案说:“我家主人从京城返家途中,在离县城五里路远时被杀,身上的一个红匣子被抢走,红匣子里装的是刚刚在京城农工商总局注册的麻布织女牌商标图案。这是国民政府批准的第一个纺织品商标。恳请县衙严查凶手,并追回织女牌商标。”
  曾其知听罢,不觉大吃一惊。他喝问唐运良:“是唐老爷告诉你的,那红匣子里装的是一个商标?”
  唐运良摇头:“不是,是我们家夫人说的。”
  曾其知斥道:“胡说,你们家夫人又没与你们家老爷一路同行,那红匣子中装的是什么东西,她怎么会知道呢?”
  唐运良说:“我们家夫人就是这么说的。”
  曾其知更觉奇怪了:“你们家夫人坐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怎会知道这种事呢?”
  唐运良不惊不诧地回答说:“小民报案,官府审案,桥是桥,路是路。各管各的事就是了,小人报错了愿意服罪,难道主簿老爷不知道那红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家夫人就不该知道吗?”曾其知被问得无言以对,只得替唐家立了案。
  唐运良走后,曾其知坐在椅子上苦思冥想:那红匣子里装的真是一个商标吗?
  第二章 县衙主簿
  进士唐宗鉴被杀之事一夜之间就传遍了金鹅县城,县人最感兴趣的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织女牌麻布商标。大大小小的麻布商人行走在大街小巷里,都在高谈阔论着神奇的织女牌麻布商标;黑道白道的人都聚集在茶馆酒店里,窃窃私议着织女牌麻布商标到底落入了何人之手。这事惊动了金鹅县袍哥龙头大爷龚正彪!
  龚正彪带着码头六弟费老六,早早地从双河镇来到了金鹅县城,两人直奔城南麻布市场。
  龚正彪不仅是全县袍哥码头的龙头大爷,而且还是全县麻布商会的会长。
  金鹅县以盛产麻布著名。麻布又名夏布,也叫班布,朝廷则称之为贡布。宋代,金鹅城里便有人用麻线编布。明末清初,湖北麻城的一支人迁徙于此,他们以编布为业,与当地人的编织法合流,当地人将他们所编的布称为麻布。后来麻布的名声渐渐大了,清乾隆年间,一个金鹅商人到杭州做生意,进澡堂洗澡时,与另一个洗澡的人穿错了衣服,那个人穿走的就是就是金鹅麻布做的衬衫,还将这麻布衬衫视为珍宝。那个人后来找到了这个金鹅商人,两人在杭州城里开了一条街的麻布店,故此就有了“金鹅一匹麻布换了杭州一条街”之说。乾隆游江南时,从杭州带回金鹅麻布,见其轻如蝉翼,薄如宣纸,龙心大悦,立刻将金鹅麻布定为贡品,金鹅县境内便有一半以上的人家靠编织麻布为生,金鹅成了名副其实的麻布城。
  麻布之所以惹人喜爱,是这种布越洗越白,越洗越亮。
  金鹅及连峰几县的人一生都与麻布有关:女儿出嫁,娘家陪嫁物中必有一对麻布;人满六十大寿,儿女必须为其准备一对麻布,称为寿布;夏天穿的衬衣是麻布做的,罩的蚊帐是麻布做的,人死后孝子戴的孝帕也必须是麻布。
  金鹅麻布畅销于韩国、日本、马来亚、菲律宾、安南、缅甸、印度、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英国、法国、葡萄牙、埃及等三十余个国家。韩国人看重百年归天之事,一个人死后办次丧事,一般要用一百至三百匹麻布,死者身上裹麻布,活人身上穿麻布,棺材上面覆盖的也是麻布,富豪人家用的麻布更多,人死后用麻布裹着尸体,埋在土里经年不腐;安南、缅甸、马来亚、菲律宾诸国人他们购金鹅麻布挑花台布、餐巾、茶几帕和风琴遮布,色彩清纯,亮丽可人;日本人喜欢用金鹅麻布做蚊帐,既透明轻柔,又经久耐用;印度人喜欢用金鹅麻布做衬衣,穿在身上凉爽舒适,潇洒大方;美国人用金鹅麻布做窗帘和门帘,别具风情,另有神韵……
  近几十年来,有多少人的眼光都死死地盯住了外国的麻布市场。如今,突然出现了一个织女牌麻布商标,而且是国民政府批准的第一个纺织品商标,谁拿着这个商标到外国去卖麻布,金银财宝就会滚滚而来;谁拥有了这个商标,谁就找到了一座金矿!
  龚正彪和费老六在麻布市场里悠转了一圈,耳边听到的都是有关织女牌麻布商标的话题。龚正彪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他不露声色地朝费老六招招手,两人出了麻布市场,来到全城最繁华的一家酒店坐下了。
  龚正彪问费老六:“老六,你知道唐进士死在何人之手吗?”
  费老六摇头:“我不知道。”
  龚正彪冷声说:“我知道,他是被林家的人弄死的’!”
  费老六吃了一惊:“大哥,你凭什么这样说?”
  龚正彪满有把握地说:“唐进士在断气之前说了一个‘林’字,肯定是要说一个姓林的人的名字,只是没来得及说完就断气了。这全城麻布生意做得最大的就是林家,最想得到那个商标的人也自然是林家了,最想弄死唐进士的人也自然是林家了。”
  费老六低头沉思片刻,突然问:“大哥,你又没在唐府里,你是怎么知道唐进士在临死之前说了一个‘林’就断气了的?”
  龚正彪瞪了费老六一眼:“又不懂规矩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问。”
  费老六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这张嘴该打!”
  龚正彪也不计较,正色说:“你立刻就去县衙报官,就说我知道弄死唐进士的凶手是谁,叫那个县衙主簿到这里来会我。”
  费老六又多话了:“大哥亲自到县衙去报官不是更好吗?小弟我嘴笨,怕说不明白。”
  龚正彪不屑地说:“如今在县衙主事的,仅是一个主簿,我堂堂一方袍哥码头的总舵爷去见他,即使那些白棚(没入袍哥的人叫白棚)不笑话我,袍哥弟兄也会指我的背脊骨的。”
  费老六不敢再与老大顶嘴,只得说了声是,便起身朝县衙走去。
  费老六在袍哥里排名第六,地位不高,但他做事机敏能干,深得老大信任,众人也不敢小看他。袍哥里的设位是:龙头大爷,甩手二爷,当家三爷,护法四爷,跑腿五爷。以后的排名虽有位置,但不再称爷,而是叫弟,依次为六哥、七弟、八弟、九幺,老六和老五虽只一位之差,辈分却整整矮了一辈。费老六对排在自己前面的几位爷总是毕恭毕敬的,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升到爷的位置上去。
  费老六领了老大之命,一路小跑到了县衙,正要进门,便被两个差役拦住了。差役说:“主簿大人说了,县里刚出了唐进土的人命案,人命案关天关地,其余的小事就别来烦他了。”
  费老六拍着胸脯说:“我就是为这个人命案来的,我知道是啥子人弄死了唐进士。”
  差役们都以惊讶目光打量他,着实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这时,主簿曾其知走了出来。
  曾其知撑起一副官相,打着官腔问费老六:“你真的知道谁是杀人凶手?”
  费老六虽是袍哥中人,但从未与官场中人打过交道,此刻一见曾其知的模样,心里有些虚了,忙改口说:“我不知道,是有人知道。”
  曾其知厉声问:“谁知道?快说!”
  费老六小声回答说:“我家大爷知道,他在酒店里等你。你去了,他会告诉你的。”
  一个差役从旁训斥道:“你家老大也太摆架子了,居然要主簿大人去酒店里见他!”
  曾其知朝说话的差役摆摆手,缓和了语气,对费老六说:“走,带我去见你的大爷!”
显示全部内容

全部评价(0)
很喜欢(0)
一般(0)
不喜欢(0)
暂无书评!争抢书评前3名,前3位评价用户可获得多倍积分哦!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以后才能回答!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